栏目背景图
埃及旅遊重啟之路,很坎坷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9-18 17:52:33    文字:【】【】【
摘要: 自7月1日恢復國際航班以來,埃及已累計接待超過15萬名外國遊客。據MASRAWY報道,開羅國際機場在8月27日有153個航班起降,一共超18萬人出入境。這是繼7月初,埃及政府恢復國際航班後,首次迎來國際遊客量的小高峰。埃及旅遊業在遭受疫情重創後似乎終於有了復蘇跡象。

       自7月1日恢復國際航班以來,埃及已累計接待超過15萬名外國遊客。據MASRAWY報道,開羅國際機場在8月27日有153個航班起降,一共超18萬人出入境。這是繼7月初,埃及政府恢復國際航班後,首次迎來國際遊客量的小高峰。埃及旅遊業在遭受疫情重創後似乎終於有了復蘇跡象。

埃及金字塔

       雷厲風行的“封國”政策
       3月中埃及每日新冠新增案例在兩到三位數之間,埃及政府開始實施封國。
       5月齋月結束後,每日新增案例突飛猛進至接近2000人,死亡率更一度位居阿拉伯國家之首,一時間人心惶惶。
       於是,埃及政府在五月底出臺強硬措施,晚間實行宵禁,同時要求所有民眾出門必須佩戴口罩,違者將處以4000元埃鎊(約人民幣1600元)的罰款,這個金額是埃及人民平均月薪的四分之三。
       除此之外,海灘、酒店、博物館、考古場所等旅遊場景也被強制封鎖,所有往來埃及的國際航班陷入停擺。
       旅遊業是埃及主要收入來源之一。根據埃及銀行的數據顯示,2019年埃及共接待超過1300萬遊客,旅遊收入達到130億美元,是埃及政府收入的12%。
       旅遊業的發展為埃及100多萬個家庭提供就業機會,其從業人員幾乎達到國內總勞動人口的10%。可想而知,作為經濟支柱的旅遊業被迫中止給埃及人民帶來多大的損失。
       首當其沖的是航空業。埃及旅遊和文物部長哈立德·阿納尼(Khaled El-Anany)表示,自從航班暫停後,埃及旅遊業每月的損失高達10億美元。而航空業的損失在3月份就已超過22.5億埃鎊(約合1.43億美元)。
       盡管政府為了讓酒店和旅遊公司能夠繼續支付員工工資,決定免收酒店和其他旅遊相關公司六個月的房地產稅,但旅遊業的停滯,仍然導致部分家庭直接失去經濟來源。
       42歲的導遊卡裏姆·阿蔔杜勒·拉齊克(Karim Abdel-Raziq)所在的旅行社從五月開始就已停發薪水。“這對於埃及旅遊業和旅遊從業者來說,是一場災難,”他說道。

遊客在盧克索神廟

       在開羅著名的哈裏裏集市,35歲的穆罕默德·曼蘇爾(Mohamed Mansour)坐在自家經營的紀念品商店外,面臨著同樣的窘境。“五個星期以來,我的口袋裏沒進過一埃鎊”,曼蘇爾哀嘆道。
       曾經人流如織熱鬧非凡的哈裏裏市場,如今空蕩蕩的,只剩下商家留守。
       “這個時刻對每個人來說都很艱難。我們已經在家裏呆了四個月,”駱駝主人阿莎拉夫·納斯爾(Ashraf Nasr)說。他為遊客提供了25年的騎駱駝服務,每頭駱駝每天需要100埃及鎊(約45元人民幣)作為食物,可現在由於承受不起這個費用,他不得不出售自己的兩只駱駝,以便養活自己的家人。
       據埃及規劃部表示,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埃及旅遊收入預計將減少50億美元。
       重啟計劃
       為了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盡快重振旅遊業,埃及旅遊和文物部長哈立德·阿納尼、多個政府部門領導人、埃及酒店協會以及埃及旅行代理商協會相關負責人多次共同舉辦會議,旨在討論出恢復旅遊業同時做到有效的防疫。
       首先,針對之前總理莫斯塔法·馬達布裏發布的“未在72小時內做PCR測試(核酸測試)的人禁止入境”的指示。9月1日起,旅遊局於赫爾格達,沙姆沙伊赫,馬薩阿拉姆和塔巴機場設立檢測點,為那些未在本國進行PCR測試的遊客提供便捷的服務。
       “一次感染會給我們帶來非常糟糕的聲譽,因此我們必須保證安全,並權衡實施強制性的PCR測試的經濟利益與不采取此決定給我們帶來的損失。”埃及旅遊商會聯合會前負責人Elhamy El-Zayat在《埃及每日新聞》提到。
同時,為了徹底解決遊客對酒店的後顧之憂,當局規定疫情期間,酒店和度假村只有達到埃及衛生部和世界衛生組織制定的所有健康安全標準,並且獲得授予證書後,才有資格向遊客重新開放。5月15日至7月4日期間,共有487家酒店獲得了此證書。
        文物委員會秘書長Mostafa Waziri表示,全埃及所有博物館和考古遺址都嚴格執行旅遊和文物部門定的安全防疫措施。例如,一個旅遊團的人數不得超過25人;導遊在帶領參觀時應戴上口罩;任何時候,人們都必須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以防止新冠的擴散。
       相關部門同時也限制了遊客的數量。博物館內每小時只允許100名遊客參觀,在任何墓園或金字塔內,每壹小時內最多只能有10至15名參觀者入內。在進入封閉場所前,工作人員和遊客必須進行體溫測試。
       埃及旅遊和文物部長阿納尼表示,只有在遵守好預防措施的前提下,人們才被允許在城市、考古碑和各種博物館之間參觀。
       “我們是全球經濟的一部分,就像我們是全球危機的一部分一樣,埃及為吸引遊客所做的事情也是其他競爭目的地也在做的事情,因此我們必須像其他國家壹樣思考和行動”,埃及旅行代理商協會(ETAA)大會成員兼埃及山谷旅行社總經理Asser Sultan說道。

7月1日,埃及開羅,遊客參觀重新開放的埃及博物館。此前自3月23日至31日,埃及境內所有博物館、考古遺址、景點一律關閉並進行消毒。

       據悉,埃及的所有博物館和考古遺址已於9月1日重新向遊客全面開放。
       發布“疫情特色”全新宣傳片
       防疫工作到位後,如何勸服各個國家放心地重新開通到埃及的國際航線是當局面臨的另一大難題。
       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吸引國外遊客的措施是,7月1日至10月31日,埃及決定取消外國人前往國內旅遊省份所需落地簽證。為了鼓勵開通航線,埃及民航部也同時提供給各國家航空公司50%折扣的著陸費、停車費以及20%折扣的地面服務費。
然而,僅有的折扣利好,並不足以說服全球遊客們完全放心地踏入這個曾經新冠死亡率位居阿拉伯國家之首的國家。
埃及國家旅遊局推出一個了強有力的宣傳武器——全新旅遊形象大片。

       這部名為“一生的極致體驗,同樣完美的旅行感受”的宣傳片自7月底在Youtube上傳後,獲得了幾千萬的點擊量。
短片裏,除了一場場行雲流水般快速切換的埃及雄偉景色,更引入矚目的是貫徹全片的防疫措施:大範圍消毒、帶口罩、手套、社交距離等極具“疫情特色”的元素。而這些故意設計的“疫情元素”毫無疑問是旅遊當局向國際旅客發出的清晰信號——雖然疫情仍在,但如今的埃及已經做好全面準備,歡迎各國遊客放心前來遊玩。
       近段時間,前往埃及旅遊的遊客中,主要來自烏克蘭,白俄羅斯,瑞士,匈牙利和塞爾維亞等國家。

埃及紅海著名旅遊城市——沙姆沙伊赫市市長近日親自接待首批來自烏克蘭的旅遊團

       同時,埃及政府正不遺余力地說服更多國家恢復開往埃及的國際航班,比如中國、俄羅斯以及捷克,這些國家是疫情爆發前埃及的主要遊客來源國。除了中國之外,俄羅斯和捷克都已和埃及當局達成壹致,即將恢復航線。
       遊客率的提高反映了人們對埃及為預防該病毒而采取的措施的信心。“所有從埃及返回家鄉的遊客一個月內都沒有報告過感染或懷疑自己感染了這種病毒。”阿納尼說道。
       世界旅遊組織(UNWTO)秘書長祖拉布•波利卡什維利(Zurab Pololikashvili)周二表示,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後,埃及創建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使之重新成為世界旅遊大國。

疫情前,拉美西斯二世神廟裏絡繹不絕的遊客

       “埃及已經準備好了。它完全準備了所有預防措施和控制措施,我相信在此期間,旅遊人數將逐步增加。”他在《埃及每日新聞》評論裏說。
       盡管當局做了不懈努力控制疫情的蔓延,竭盡全力地恢復旅遊業,可惜疫情如今卻面臨反彈的風險。
       埃及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於今年2月14日確診。之後疫情逐步惡化,每日新增病例數高峰時曾接近兩千。在旅遊恢復期的8月中旬,這個數字壹一度降至兩位數。隨著人們對新冠日益疲倦的心態,自覺佩戴口罩的埃及民眾越來越少,近期每日新增數再次上升到三位數。倘若疫情反彈後埃及旅遊業又將如何面對?這將是另外的考驗了。
來源:澎湃新聞

 

 

本網站所刊登的《大灣區報》上的新聞,版權歸《大灣區報》社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