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背景图
時代需要榜樣引領:別讓"護法英雄"楊劍昌淪為"悲情英雄"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4-14 09:37:24    文字:【】【】【
摘要:核心提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它在助力精神文明建設的同時,也會影響和推動物質文明的發展。越是在經濟發展提質增效的今天,越是要重視道德建設,這既是以德治國的必然要求,也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更是民心所向、民意所歸。然而,"護法英雄"楊劍昌深圳40年的奮鬥人生路,卻背負着這麼多不為人知的辛酸與苦辣——
          核心提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它在助力精神文明建設的同時,也會影響和推動物質文明的發展。越是在經濟發展提質增效的今天,越是要重視道德建設,這既是以德治國的必然要求,也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更是民心所向、民意所歸。然而,"護法英雄"楊劍昌深圳40年的奮鬥人生路,卻背負着這麼多不為人知的辛酸與苦辣——


一、老楊巨大貢獻成笑柄!

         一九八一年初,楊劍昌敢吃"螃蟹"。他把端得好好的"鐵飯碗"放下,申請"停新留職"闖深圳。來深圳後,他見到深圳特區有人竟然用鵝毛、鴨毛為掩護,私藏黃金、文物等走私;有時還走私電子原器件,甚至進口汽車等;他為調查打擊走私販私摔破過頭,其事跡引起了中央高層和省委主要領導的批示,對我國的查處走私販私做出了貢獻,但他卻因此而失去了工作下崗。
       楊劍昌現己退休近三年,但他仍不顧生命危險,堅持調查研究,經常沒日沒夜地撰寫課題報告呈中央、國家、省、市的主要領導閱處。幾十年堅持的調查研究卻給他帶來了一次次的打擊報復和傷害。例如1989/1990年間,老楊調查了解駐深企業偷漏稅收和地方財政收入,他將調查材料呈中央有關領導,引起了財政部和審計署的高度重視,派工作組進駐,查處了包括老楊供職單位在內的上百億元稅款,老楊卻因此遭到了迫逼害。1992年8月中央廣播電台刊發的內參引起時任國務委員兼財政部長的王丙乾同志批示:"有功人員楊劍昌要保護、妥善安排其工作";時任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同志也及時做出批示,市紀委和市人大辦公廳的有關領導親自為老楊解決住房並安排他到工商部門工作。
      1998年上半年,一位德高望重的原省領導親筆寫信給時任深圳市委張高麗書記,稱楊劍昌是"以法治國的好典型","是'三講'活動的好素材",並提出要提拔重用。同年9月,張書記和深圳市委的另兩位副書記、一位副市長作出批示,號召全市向楊劍昌學習。但由於當時被楊劍昌查處的泰明犯罪團伙把老楊推上了被告席,客觀上未能將學習活動推開。
       1999年,楊劍昌辦理的泰明特大詐騙案,得到了當時江主席、朱總理和李、溫兩位副總理及中央政法委羅書記的批示要徹查嚴懲,國家審計署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了專題匯報,公安部門並發出了國際一號通緝令。在黨和國家高層領導的重視下,最終取得了摧毀這伙猖狂犯罪團伙的戰果。
      2000年,楊劍昌辦理了"唐京"特大欺詐案,引起時任廣東省老領導羅天和曾定石的重視,並轉時任政治局委員省委李書記做出了批示。
2001年,楊劍昌辦的一宗電視台編導張小姐在美容院被打頭破血流,縫了九針、肋骨被打斷5根,司法鑑定為輕傷典型案例,引起了時任中宣部丁關根部長和時任深圳市委張高麗書記的批示。
       2001年,楊劍昌辦理了一宗候女士來深圳結婚,卻被偽劣熱水器導致中毒身亡的案件。在各方協力下,該偽劣熱水器地下加工廠在中山市被端掉,政治局委員省委李書記做出了批示,南方日報頭版亦有報道。
      2002年,楊劍昌調研我國物業管理存在不少糾紛矛盾的若干建議和加強我國保安隊伍管理的若干建議,引起了廣東省老領導林若和曾定石的重視並轉呈政治局委員省委張書記獲得了批示。
      2003年,楊劍昌辦理了一宗假黃金案。但他卻在單位食堂們口遭到不明身份人員以啤酒瓶砸破腦袋,這一事件引起了政治局委員省委張書記的批示。
      2004年,楊劍昌辦理了一宗房地產開發商開發四個樓盤、11棟高樓的違規違法大案。新華社廣東分社就此刊發的內參,引起了時任國務院溫總理和深圳市委黃書記的批示,國稅總局楊局長親臨深圳督辦。給2680名消費者補開了發票和補辦了房產證;並給130多家供貨和建設企業挽回了1.2億元的損失,為國家補繳了2.1億元的稅款。深圳市稅務局按照國家稅法協稅查稅的最高額,獎勵了老楊10萬元。但這筆獎金卻全部被老楊拿出來自費跑了13個省市,調研我國消費市場;以及後來跑了六個省市調研我國農村存在的六大"毒瘤"問題。
     2005年,楊劍昌用了他4年積攢的節假日,自費到13個省市調查研究我國消費市場和消費維權事業的基本情況。他撰寫了十幾萬字的《關於我國消費市場和消費維權的若干建議》,《建議》送到中央,得到了胡總書記、溫總理等多位中央領導的閱批,對推動我國的"拉消費、擴內需"國策起到了參考作用;深圳的市委書記和市長也批示"號召全市黨政部門,要學習楊劍昌精神,深圳特區事業和發展,一定會騰飛"。
      2006年,楊劍昌辦理了一宗股東騙股東2300多萬元的大案,2008年引起時任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汪書記的批示,同時上了省委的問政平台。
      2007年,楊劍昌辦了一個典型案例,引起原國務院吳儀副總理和深圳市領導的批示。
      2009年,楊劍昌辦理的"南洋大廈"安全隱患嚴重,引起了中央政法委領導和政治局委員省委胡書記的批示。深圳市委王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親手抓,一舉端掉了該大廈的兩個地下"黑錢莊"。
      2011年,楊劍昌用2年積攢的節假日自費跑了6省、市農村調研。撰寫了近2萬字的《解決我國農村六大毒瘤的若干建議》呈給中央,引起胡總書記、溫總理和時任習副主席的批示,《建議》被列為了"中央1級A機密"。
      2012年,楊劍昌接國務院有關部門通知,結合這幾年的消費市場和7年前10多萬字《關於我國消費市場的若干建議》,趕工完成2萬多字的文章呈送中央,受到了習主席和李總理的高度肯定。楊劍昌的文章為十九屆五中全會和十四五規劃提出"內外循環兼顧"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提出"擴大內需",提供了參考性意見。
      2013年,楊劍昌撰寫近2萬字文章,呼籲再次修改我國《消費者合法權益保護法》並呈送習主席和李總理,時任政治局委員省委胡書記做了批示。
       2015年,楊劍昌用積攢的2年節假日時間,帶病撰寫了近4萬字的《關於我國體制改革的若干建議》,呈給中央,以期引起黨和國家主要領導的高度重視。
       退休近3年來,楊劍昌病痛纏身,每天都需要打針吃藥。但他時刻牢記為黨、為國、為民多辦實事好事,為此而深感自豪、榮幸與快樂。2020年發生疫情以來,老楊不顧親人勸解,咬緊牙根到處奔跑,有效化解了7宗社會矛盾,其中有3宗典型事件還撰寫課題,呈送中央、國務院、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領導閱處。
        楊劍昌用自己的淚、汗水,甚至鮮血和生命奮鬥,撰寫了不少調研報告和典型大案報告,分呈中央、國家、省和市的主要領導。但令人寒心的是,深圳市工商局(現已改為市場監管局)和市人事局(現已改為市人力資源局)卻告知老楊:沒有人事部門的公章,所有的一切都統統沒用。

二、老楊全部榮譽成廢品!

1992年,楊劍昌獲得稅務部門獎勵2.8萬元,全部捐給華東水災。
1993年,楊劍昌獲深圳市政協"獻良政"二等獎。
1995年,楊劍昌獲深圳市市長專線一等獎
1996年,楊劍昌榮獲中消協第一屆"全國受理消費者投訴十佳",受全國人大王漢斌副委員長接見及頒獎與合影。
1998年,楊劍昌被北京新聞媒體評為"中國十大新聞熱點人物"。
1999年,楊劍昌被中國保護消費者基金會授予"中國保護消費者杯最高獎",他把全部獎金捐給了希望工程基金會。
2000年,楊劍昌榮獲中消協"3·15"金質獎章。
2001年,楊劍昌榮獲國家工商總局等六部委授予"全國十佳維護消費者權益"稱號;國家工商總局王眾孚局長接見及頒獎和合影。
2001年,全國第一次12.4普法日。楊劍昌被國家工商總局推薦全國普法辦、法制辦、司法部、中央電視台授予"憲法十大英雄"人物之一,並唯一在中央電視台現場直播發言。
2003年,楊劍昌榮獲中消協"全國先進"。
2004年,楊劍昌被全國人大法工委、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等九部委授予全國唯一的"3.15貢獻獎"稱號並在中央電視台現場直播發言。
2004年,楊劍昌被深圳市委和市政府授予"深圳市道德模範標兵"稱號;同時市委、市政府還授予"深圳市人民滿意社會服務工作者"稱號。兩個稱號各獲得了5000元獎勵,老楊將其全部捐給了深圳市青少年基金會。
2004年,按《國家稅法》協稅查稅法律規定,楊劍昌獲深圳市稅務局最高獎勵10萬元。這筆獎勵老揚全部用在了跑13個省市調研我國消費市場和跑六省市調研我國農村六大"毒瘤"上,不足的費用老楊還自掏了腰包。
2005年,楊劍昌榮獲深圳市羅湖區委、區政府"文明市民"稱號。
2006年至2009年,楊劍昌被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兩次授予"模範市人大代表"稱號,一次授予"市人大積極代表"稱號。
2007年,楊劍昌被中共羅湖區委授予"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2007年,楊劍昌榮獲廣東省消委會"個人先進"。
2008年,楊劍昌榮獲國家質檢總局"武漢杯"、"全國消費維權十佳衛士"稱號,受到全國人大曹志副委員長頒獎及合影。
2010年,楊劍昌榮獲中消協"全國先進"人物。
2012年,楊劍昌被中共羅湖區委、區政府授予"勞動模範先進"。
2014年,我國30年維護消費者權益,被授予"全國20個人先進人物之一"稱號,國家工商總局張茅局長接見及頒獎和合影。
2020年,楊劍昌榮獲深圳市改革創新研究院"40年深圳特區百名改革人物"。
楊劍昌從1994年10月調羅湖工商局(現改為羅湖市場監管分局)派在羅湖區消委會工作,2018年12月31日退休。他工作的25年中,榮獲了21年的市級個人優秀。
以上楊劍昌獲得的國家、省、市、區級數十個榮譽,可是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卻告知:沒有人事部門蓋章,統統沒有用。

三、老楊的工齡被人黑!

       1980年1月2日,楊劍昌經龍川縣勞動局批准錄用為縣林業局在編的國家正式職工。1981年2月3日,老楊申請"停薪留職"闖深圳,4月23日龍川縣林業局、勞動局向深圳市勞動局發《工人調動聯繫函》(有函號和公章為證)
       1984年1月,楊劍昌借用到中央駐深單位中國電子工程特種裝飾公司(現在的深圳新科裝飾公司)。
       1987年經龍川縣林業局和勞動局工人商調錶批准蓋章同意,又經駐深單位和上級單位——當時的國家電子部電子工程設計院蓋章批准,將楊劍昌人和檔案調入(註:1980年8月26日成立了深圳市時,有明文規定:中央駐深單位經其上級主管單位批准,有職權調人調檔,須遷入戶口的工作人員,可向市人事局、市勞動局、市公安局申請辦理;各省、市駐深單位未有這項權限。
       1988年12月底,駐深單位及作為上級的電子部電子設計院蓋章批准同意,使用深圳市合同制工人指標,於1989年1月上旬將楊劍昌及其妻兒遷入深圳戶口並分給住房。
        1994年10月,楊劍昌調到羅湖工商分局被派在局管的區消委會工作。而早在1993年11月,當時老楊還被市工商局安排到自負盈虧的企業印刷廠工作(註:該印刷廠不到一年倒閉解散)時,原單位就曾專門去函給市工商局"楊劍昌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1984年1月借用在我單位;1987年我單位經上級部門批準將楊劍昌和檔案調我單位"。
        原單位之所以去函給市工商局,是由於1992年原單位不慎將楊劍昌檔案遺失了,當時經市 和區勞動局同意,將楊劍昌補辦為深圳福田區福強社區當地失業青年,重新招合同制工人的檔案。
楊劍昌是在1997年6月才參加工人考國家公務員,1998年轉為正式公務員。可是深圳市人         事局(工資處)卻將楊劍昌工齡認定為1984年1月參加工作,並定為工資11級,未徵得楊劍昌意見即放進楊劍昌檔案中。可是按政策規定,如需鑑定楊劍昌工齡及工資級別,當時應該屬於市勞動局工資處管,不應該屬於市人事局工資處鑑定的職能。
         2015年,根據中組部規定,幹部及公務員須統一審核檔案。11月初單位人事部門要楊劍昌簽字,老楊才發現少了四年工齡,總計22年的工資級別待遇受到影響。老楊向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做了反映,4個多月都無音信,市人力資源局工資處某女性副處長還將老楊手機和辦公電話拉黑。
接下來,楊劍昌跑了原駐深單位和有關部門,提供了以下證明材料:
1、1981年4月龍川縣林業局及勞動局給深圳市勞動局(273)號調動聯繫函;
2、1987年縣林業局、勞動局蓋章同意,經駐深單位及上級電子部(電子設計院)蓋章同意將楊劍昌人和檔案調入的商調函證據;
3、1998年12月底用合同制工人指標,將楊劍昌及家屬遷入深圳戶口的證據;
4、1989年1月深圳市勞動局發的楊劍昌勞動手冊,上面有老楊的相片並蓋了鋼印,顯示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
5、1992年2月深圳市勞動局頒發的楊劍昌待業證,相片上蓋有鋼印,顯示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
6、1994年1月深圳市勞動局屬下(社保局)發的社保本,楊劍昌相片上蓋鋼印,顯示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
7、1993年11月駐深單位發函給深圳市工商局,證明老楊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後來還四次出證明函給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
8、楊劍昌跑龍川縣林業局和人力資源局及公安局,發函給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顯示楊劍昌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屬縣林業局的國家正式職工);
9、楊劍昌跑深圳市就業中心,找到了1993年市勞動局(楊劍昌再就業)發給市工商局文件中蓋有紅印章,顯示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
10、羅湖市場監管局找到了楊劍昌1997年工人報考國家公務員審查表,由市工商局和市人事局審查蓋紅印公章,顯示是1980年1月參加工作。
        楊劍昌將以上10個事實證據,向市、省、國家的多部門反映。引起了深圳市委書記、市長,還有7位市領導三番五次批示,該市領導批過7次之多;省委組織部李部長、省政府李秘書長、省人力資源廳黃廳長都做了批示;中組部、國家人力資源部、國家信訪局、省信訪局、市信訪局也多次發函給市場監管局和市人資源局。市委組織部派人協調二次,市人大組織代表協調二次,市委巡視組批評市人力資源局,該局稱:"楊劍昌人和檔案歸市場監管局管,但該局從未有向我局書面申請糾正楊劍昌工齡問題。如果市人力資源局不批是我局的責任。"老楊將此事告知市場監管局有關領導,卻告知權不在局裏,局裏非常重視老楊工齡的事,曾專門派人10多次與市人力資源局協調溝通,但都無結果。
        2019年1月,國家信訪局發函給深圳市,由深圳市委組織部、市場監管局協辦、市人力資源局主辦。6月2日,市人力資源局孫福金局長來電告知老楊:他會與局機關黨委洪波書記一起,解決好老楊的工齡問題。同月28日又來電告知無法解決老楊工齡問題,局的職能給市組織部拿走了,成立了市公務員局,建議向市公務員局反映,市場監管局也要出面反映。孫局長還將市公務員局局長的電話給了老楊。楊劍昌將情形告知市監管局,領導多次表態會向市公務員局反映。但至今未見落實和解決。

四、老楊的奉獻為什麼打水漂?

        習主席提出:損害黨、國家、人民利蓋的事,要敢於鬥爭、善於鬥爭、堅決鬥爭。習主席還強調:我們廣大黨員幹部要保持長期的清醒意識和堅強意志;要艱苦奮鬥,有作為、有擔當、有奉獻和犧牲精神,才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楊劍昌四十年如一日奉行黨的宗旨,捨生忘死、廢寢忘食,經常用淚水、鮮血甚至不惜生命投身我國改革開放、創新發展,堅持長期調研社會課題,引起了黨和國家、省、市等多屆主要領導的重視和批示,有的還納入了國策。楊劍昌幾十年辦了許多典型大案要案,引起幾屆中央、國家、省、市主要領導的重視和批示,為黨和國家及人民利益,為我國的社會穩定及長治久安,為黨、為國、為民做出了巨大貢獻。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本應實事求是上報各級領導,為什麼卻以沒有人事部門蓋章這件小事就"抹殺"了老楊所作的功績。
       2016年6月20日,深圳市人力資源局還發文給市政府某些領導:"楊劍昌沒有在特殊崗位做出貢獻,無法升職。"我們認為,損害或毀滅一個小人物楊劍昌,無視其貢獻本就構成對其人格的侮辱,同時公然蔑視老楊明擺着的數十年為黨為國、為民忠心耿耿的尊嚴和精神,否定他做出的巨大努力,就是有關部門對黨的不忠誠、不老實表現,會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

五、老楊的所有榮譽被詆毀!
  
       楊劍昌幾十年百折不撓、捨生忘死地為黨、為國、為民努力拼搏,做出了許多貢獻,獲得了國家、省、市、區幾十個榮譽和獎勵,並多次受到國家領導人接見、頒獎和合影。深圳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本應積極主動上報市委、市政府。黨和國家的政策明文規定:各行各業為黨、為國、為民做出貢獻的人物,在提職、升職方面均有優先。獲得過省、部級榮譽稱號的須報省享受省一級的津貼;獲國家級榮譽的報國家享受國家級津貼。據了解,全國各地像老楊一樣獲得了榮譽的人,基本全部落實了政策提拔、升職,並享受到國家或省級津貼。楊劍昌獲得這麼多國家、部、省、市、區的榮譽和獎勵,在全國各地均很少見,誰能有老楊多呢?可是楊劍昌從未獲得過提拔與升職,一次也沒有;也從未享受過省一級和國家級的津貼。
        2016年6月,深圳市人力資源局還發文給深圳市一些領導:楊劍昌未在特殊工作崗位,未有貢獻,按政策規定,無法升職。如前所述,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認為沒有市人事部門蓋章不僅升職無望,而且他所獲得的所有榮譽也統統沒用。難道楊劍昌獲得所有國家、省、市、區的獎盃、獎章、榮譽證書等統統變成廢銅爛鐵、廢紙一堆了嗎?有關人等始終壓着不上報先進事跡的目的和動機是什麼?是害怕楊劍昌一生堅持反腐倡廉的執着,還是自身的水平低,或者是有其他什麼的擔心?

六、老楊落實工齡比登天還難!

        楊劍昌相差4年工齡及待遇,上牽中組部、國家人力資源部、國家、省、市三級信訪局的多次發文,省領導、省人力資源廳廳長的批示,深圳市委書記、市長和另7位市領導三番五次的批示,有一位市領導還批了7次。市委組織部專門派人協調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二次,市人大專門組織4位有名的老代表協調二次,市委巡視組還嚴肅批評了市人資源局。可是該局推諉,楊劍昌人和檔案屬市場監管局,該局從未向我局反映有關楊劍昌相差4年工齡及待遇的書面請示;如果有書面請示,市人力資源局不批或未批,那是市人力資源局的責任。
       深圳市人力資源局從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共發三個文給市里一些領導,其內容基本相同:一是我局接到省、市領導的多次批示,局裏非常重視,進行了幾個月調查(本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頂多一天就能辦好,把楊劍昌提供的10個政府部門證據、事實材料進行鑑定即可解決,用得着花幾個月的功夫嗎?二是楊劍昌未在特殊崗位工作,沒有貢獻,按政策規定,無法升職;三是楊劍昌1980年1月至1983年12月,經查從未交過此4年的勞動保險即社保(註:八十年代初,包括深圳在內的國家政策沒有要求公職人員、企業員工交社保);四是楊劍昌戶口在福田派出所,是從1989年1月按待業青年遷戶進來的(註:公安部門職責是管農村戶口和城鎮居民戶口,職工屬勞動局管,幹部屬人事組織部門管,該理由不成立);五是1991年6月省勞動局下屬工資處給省社科院的復函是刊發在書本上的(註:不是省勞動局發的文件,怎麼拿書本上的複印資料當政策呢?);六是楊劍昌有簽字,市場監管局黨組決定的工齡(註:是市場監管部門的工作人員騙老楊簽名,然後偽造假檔案,此事差點要了楊劍昌的命,詳見後敘);七是聯合調查組到龍川縣五個職能部門和老楊原駐深單位進行了調查,為老楊提供的證據材料,顯示了他參加工作的履歷及所提供的證據和資料屬實。
        2017年6月,深圳市人力資源局向許勤市長匯報做了楊劍昌工作,他理解政策並同意其本人的工齡。許勤市長指出:未見有劍昌同志本人的簽字,你們還是要好好跟劍昌同志解釋清楚。
        2016年10月20日下午,市人力資源局來了7人到羅湖局,其中一位正處、6位副處。首先由老楊將證據、事實等陳述一個多小時。市人力資源局社保處某副處長說:我們局只負責簽字蓋章,其它事不關我局。老楊當場責備他,簽字以及蓋了那麼多的鋼印和紅印等,都是代表單位及政府部門的,不成立嗎?政策規定新官需理舊事,該處長無言。該局工資處彭姓副處長問市場監管局的意見,市場監管局黃副處長表態:老楊有那麼多證據和事實,大家應當拿回去好好研究解決;市場監管局羅湖局的歐副局長響應說,同意按市局的意見處理。
會議結束後,市人力資源局的7位走了,老楊下到六樓歐副局長辦公室,見市場監管局的黃副處長、周科長、羅湖局的李科長都在,歐副局長說:「老楊搞那麼多證據和事實的陳述,弄得市人力資源局很尷尬,辦也不是,不辦也不是」。顯然,深圳市人力資源局也只是在被動應付市領導的多次敦促,要想落實好楊劍昌的工齡,確實比登天還難!

七、老楊差點被一個"壞女人"害死!

         2017年6月23日下午5點,當楊劍昌看到深圳市政府辦公廳一份頭條文件,擇錄了前一天市人力資源局用紅頭文件報送的。內容是按組織部規定審查檔案的要求,經市場監管局黨組批准決定,楊劍昌本人也簽名同意其本人的工齡。後還附有詳細清單,報幾位市領導閱處。
       楊劍昌看到這一文件感覺像遭雷打那樣,他急下7樓找人事科鄭某某女性黨員幹部。事實是這樣的:2016年6月12日下午,楊劍昌去財務室報賬,剛好在鄭的辦公室門口過,鄭說楊叔進來一下,老楊問她什麼事,她說市局領導很關心你工齡的事,她把一張折好一半的空白表,叫老楊簽名就行了,老楊簽下了他本人三個名字和時間日期等,就離開了去財務室報賬。誰知該女時隔半月後讓老楊簽字用的表格題目是幹部人事檔案專項審核認定表,裏面的全部內容是她用電腦操作的,第一頁打印滿滿,將楊劍昌參加工作、工資級別等一一錄入,表格還冒用了局裏的另兩名女公務員名,作為審定老楊的檔案,老楊問過這兩人,她們回答並表態:"我們又不是領導,哪有資格審定和批示你老楊的檔案?"並稱裏面打印的有關老楊檔案所有內容,她兩人都從未看過,也不清楚;表格中打印上了楊劍昌"同意"的字眼;並冒用了經羅湖局黨組、領導班子研究決定。事實上老楊並不知情,而被騙簽字確有其事,羅湖市場監督管理局黨委和領導班子也從未開會研究過。
        該表格的第二頁顯示:經該局黨組研究決定:楊劍昌工齡為1984年1月算起。並通過市場監管局人事處周某副處長,蓋上了郭副局長的私章(郭分管人事處,私章放在該處)。然後再蓋上市市場監管局的紅章。老楊問鄭女是誰傳給了市人力資源局,她回答是她;又問她原件在哪裏,鄭女即從櫃筒里拿出。老楊馬上拿在手裏,急忙下六樓給一把手王局長看,並問怎麼出這樣的事害我?王局長表態他不知道,也未開過會,是否有其它因素,不然怎麼會出這種事;又問分管人教科的歐副局長,他也表態不知道,不清楚這件事,問其它局領導表態:同樣是不知情,未曾就此開過會。
        楊劍昌第二天一早即跑到市場監管局問分管人事處的郭副局長,他表態怎麼出這種事,他還曾在兩個月之前的黨組會議上要求:局人事處派人協助劍昌同志一起去市人力資源局弄清楚老楊的工齡,然後局裏再跟進;問分管紀檢監查處的吳副局長,吳表態未開黨組會研究過你工齡問題,如有開會應有會議紀要;楊劍昌問其它局領導也是這個意見。經人事處陳某(女)和另一副處長跑檔案室拿來當時紀錄,確實同郭副局長的表態完全一樣。
         中午楊劍昌趕回羅湖市監管局拿自己飯盒準備去打飯,恰好面對鄭女,老楊問她你為什麼騙我簽名,然後偽造假檔案害我,她還兇巴巴地說"是你老楊自己簽的名",頓時老楊遭雷打一樣(老楊患有心臟病,做過手術,裝有心臟起博器,還患有冠心病),他突然失去理覺和理智把不鏽鋼飯盒摔到地下,跪在這個讓老楊難得稱一個人為"壞女人"的鄭女面前,哭喊道:蒼天啊,你這個壞女人騙我簽名,然後製造假檔案,還傳給外單位,給市里上頭條文件害我,我老楊一生對天、對地、對民從未做傷天害理的虧心事,你為什麼害我,我不想活了。
        老楊跪着、哭着、喊天、喊地。飯堂有200多人吃飯,幾個局領導還從吃飯的房間出來看熱鬧。當時老楊己經失去意識和知覺,後果會很嚴重。老楊忽然頭腦一震,他說他想到有黨和人民的支持,他從未跪過別人;只有在去世後的父母靈堂前跪過、哭過;男人膝下有黃金……,他撿起摔在地上的飯盒,回家休息。
       楊劍昌接受媒體採訪時,談起為幾年的工齡差點送命,他流下了不少淚水,我們採訪的媒體人,也感到震驚同情而陪他掉淚。鄭某為什麼這樣做?是誰讓她這樣乾的?按照《國家檔案法》規定,騙人簽字,偽造檔案,可以夠得上詐騙罪了;冒用黨政部門偽造公文,也屬於擾亂公共秩序罪吧!但至今,無論是該鄭女,還是什麼人,至今都未受到黨紀、國法的任何懲處,甚至是調查?因受蒙受了恥辱和傷害的老楊,就此幾乎再沒有向有關部門反映過工齡的問題。

八、老楊忍辱負重,堅持黨性原則。

 1、1986年,楊劍昌被借用到中央駐深單位,一人管理13個倉庫, 一年管幾千萬元國有資產的幾千種各類物資。有一天傍晚八點左右,邊檢站辦公室吳主任和從市公安局調市工商局人事處的房科長(女),開着軍車,拿着單位材料科負責人和辦公室主任的出庫批條,要老楊開倉提取6台(日本)進口1匹免稅空調機。老楊堅持不肯開倉給他們提取,這是國有資產,哪能給個人送禮。同年有工程隊,開有單位材料部門領取物資,卻超計劃量的一半以上,用人貨車運走了半個小時,打算拉到他老家汕頭倒賣;幸虧老楊及時發現,速報副總一起開車追到沙灣出關處,將這些貨物追回。難怪84年至85年,僅兩年間,倉庫里國有資產虧損60多萬元;老楊用了3年時間將倉庫發出的物資,到各個工地進行核實,將剩餘的物資拉回並重新辦理錄入入庫清單,填補了單位兩年的物資虧損,略有盈餘。電子部(電子院)嚴院長、黨委張書記、紀檢馮書記的高度肯定及讚揚。
 2、1992年,房科長已升任市工商局人事處副處長,當時市主要領導根據國務院領導的批示,一年多還親自跑市工商局多次,仍遭這個房副處長百般習難,在強大壓力下,才被她安排到自付盈虧的印刷廠企業工作,可是她派手下姓林的科長(女),在1993年底找到市人事局工資處鑑定老楊的檔案,未經老楊同意,還將此鑑定意見放入老楊的檔案裏面。1994年初該房副處長,調羅湖局任第一副局長,分管人事科。恰好老楊10月也調羅湖局派在區消委會工作。可是1996年,老楊被借用"綜合治理的勞務大檢查"2個月,當參加第一天在東門一帶,許多穿着制服、戴着大蓋帽的大隊人馬進行檢查過程中,嚇得許多企業商家迅速拉鐵閘門關門大吉。第二天老楊向房副局長提出:"不參加這些影響改革開放、經濟發展、勞民傷財的大檢查",可是該房副局長警告老楊:不服從組織安排,就炒掉老楊。老楊當時也頂了這個房副局長:你要炒就炒,真理始終在人民手中。
3、在1995年5月,據群眾舉報:在羅湖大江南大廈十四樓,有制假窩點生產假藥及假保健產品叫"生命力1號」口服液,經暗訪調查後,老楊會同公安和新聞媒體將其端掉及查封。誰知是深圳市工商局龔某局長兒子叫龔濤,竟然辦有營業執照,這樣明目張胆制假售假,謀財害命,坑害百姓?!當天晚上,電視、廣播曝光,第二天報刊、雜誌也進行了曝光。
4、1997年6月,楊劍昌報考國家公務員,成績是全市的前十名(即179分),及格的幾百人都全部在當年9月轉正了,唯獨老楊未轉正。第二年(即1998年)8月,當時正與泰明犯罪團伙作生死鬥爭,卻被安排到市場公司工作並要交3萬元定金,領導到辦公室傳達了市局和羅湖局的會議決定。恰好《廣州日報》駐深的老黨員莊老站長聽到領導給老楊的傳達,她起身就走,並說了一句:好新聞!第二天,《南方日報》、《羊城晚報》、《廣州日報》三家報紙的頭版頭條刊發出"楊青天快要下崗"一文,也恰好全省在廣州召開局長會議,許副省長看到當天頭版頭條的報紙,當場震怒。當天傍晚市工商局藍某第一副局長,趕回深圳市局四樓辦公室,市局人事處、辦公室,羅湖局(包括老楊)在內,研究怎麼妥善解決處理好這件事;可是這個房副局長還兇巴巴說:"炒個職工算什麼",市局藍副局長說:"不及時妥善處理及解決,恐怕省委、省政府、國家工商總局追究下來,市局領導班子,都會受追責"。當時老楊跑到電梯口,想離開時,市局辦公室范主任和羅湖局王局長,把老楊拉回來。王局長同時說"不知道這件事的發生,他在住院做手術,是房副局長參加市局人事工作會,回羅湖局召開的科所長會議所造成的不良影響";第三天房副局長還通知所有科、所長把筆記本記錄統統毀掉、如有關部門調查的話大家要一致對外,說沒發生這樣的事。第三天未經市工商申報,市人事局陳局長,及時將老楊轉為正式公務員。
5、2002年,老楊接到好幾個群眾舉報反映:市工商局聶某局長,他小姨(史某)在某分局任科長,買官賣官,提拔科長的她明目張胆收四十萬,提處長的收八十萬。接到舉報後,只好材料送呈市委黃書記處理,很快將聶某局長免職。
6、2003年7月,羅湖工商局開半年總結會到關外吃渴、玩樂、旅遊,而且還要開好幾天,花費20多萬元,許多科、所長己開公車出關外,局機關兩部中巴己啟動,老楊用身體擋住車不讓走,結果回到局二樓會議室,1個多小時就開完了。
7、2007年6月,老楊收到6封群眾舉報信,反映市局王某第一副局長,幾年抓羅湖、福田、鹽田、市局四棟大廈的基建工程,建設方都是某潮汕工程公司,送一套180多平方的毫宅,(價值約80多萬元)給該副局長,老楊只好轉呈市委李書記和市紀委書記處理,結果免了該副局職務。
8、2009年,老楊又收到18份群眾舉報,反映的仍是市局彭某第一副局長,長期主抓稽查大隊工作,查的許多走私販私的大案要案,都是經該副局長簽字,對這些案件幾乎沒有追究違法犯法的法律責任,從中撈好處、中飽私囊,在八卦嶺買豪宅,甚至包二奶(情婦),又把舉報材料送呈市委李書記和紀委書記,不到半個月該副局長被免職。免職了還很猖狂,甚至還交待羅湖局領導:要好好抓老楊的把柄,要報復老楊。後來,羅湖局田局長才告知老楊:你一輩子為黨、為國、為民辦好事實事,又從未違法違紀,誰也不敢整你老楊!
9、2013年,市市場監管局剛組建不久,市局鄺副局長分管羅湖局,有一天上午鄺副局長(當時按國家和省屬正處級、現己升為正廳級),來羅湖局14樓調研工作。羅湖局該大樓共15樓,有12個科室辦公(包括:註冊科、區消委會、個協等在內),每天有許多群眾來辦事。那天上午老楊恰好去市人大開會,十一點半回到樓下,發現東邊和西邊四部電梯都停運,還派有人把守;在大堂及門口站有不少來辦事的群眾。老楊問這些百姓才告知:是你們市局領導下來,所有電梯為接送該副局長專用。這時老楊才明白這麼一回事,也沒想那麼多,就想衝上14樓找鄺副局長論理,可是遭到辦公寶簡主任(當時屬正科級,現提升正處長)和曹副主任(當時屬副科級現為副處長)他兩人派了好幾個大漢抱住老楊,不讓老楊見這位市局副局長;只好等該副局長,離開羅湖局15分鐘後,回到辦公室,老楊馬上拿起電話,打給該鄺副局長,批評該副局長,還未到國家領導人或部級高幹的級別,這麼興師動眾,影響群眾辦事,以後須注意,否則會有損你鄺副局長的形象,他在電話中表示接受老楊的批評。
          楊劍昌從不吃裏扒外,如果老楊把這些違法犯法的舉報材料送交給市局領導其本人,老楊肯定得到提拔、升職、重用。在這些大是大非問題考驗面前,楊劍昌決不為一官半職的一己私利,從而違背黨性、民心的原則性立場,這是老楊做人做事底線。楊劍昌為黨和國家及人民流着淚、流血,捨生忘死,鞠躬盡瘁做了一些有意義事情。但這些敗類還培養了一些科長、處長,為馬前卒,打擊報復老楊。所以老楊時不時遭整、穿小鞋、暗算。人生在世沒多光景,人生不帶來、死不帶走,只要多為國、為民、為百姓、為社會多做實事好事,老楊感到幸福、自豪、快樂、榮幸就知足了。他們不肯上報,老楊無所謂,從不計較,其它確實無所謂、也沒有用!
         楊劍昌長期不背叛黨性原則,是實屬罕見的非常剛強和堅定,對上級一些領導的違法亂紀從不擦鞋、不拍馬庇。曾經有同事勸告過老楊:那麼出名,有名望,只要給領導多說好話,順從一些,有些事睜一眼閉一眼,肯定會很快當官升職。但老楊卻認為:這樣蛇鼠一窩、狼狽為奸,昧着良心、投機取巧,像哈巴狗那樣溜須拍馬,撈取一官半職,這不是損害老楊的一生做人、做事的人格尊嚴了嗎?!老楊深知自己一生同違法、犯法、違紀、腐敗作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會得不到好下場,不但升不了職,就連老了、退休了也肯定會吃大虧的。但老楊認為:為自己所堅持的一切信念、信仰與靈魂所付出的雖微不足道,但是是值得的!老楊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確實讓我們大家值得尊重和學習。

九、老楊活在這世上不容易!

       楊劍昌工齡20年前就己定論,作家曾培新在2000年撰寫紀實報道文學《布衣青天楊劍昌》(29萬字),將楊劍昌1980年1月在龍川縣林業局(吃的是國家正式職工的鐵飯碗),1981年2月,敢吃"螃蟹"停薪留職,闖深圳直到2000年,楊劍昌為黨、為國、為民干出的驚天動地貢獻。經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省領導和時任深圳市委的張高麗書記批示:經時任深圳市人大常委張餘慶常務副主任一字一句修改,市中級法院、市公安局、羅湖人大常委會、羅湖工商局審核蓋章,由公安部群眾出版社出版發行。
       《布衣青天楊劍昌》2001年1月出版發行後,人民日報第五版要文版、南方日報頭版髮長篇重點評論,新華社《新華快報》、《半月談》、中央廣播電台、中央電視台都有重點報道;南方日報、天津日報的兩家黨報還連載3個多月。楊劍昌幾十年的鐵骨錚錚、頑強拼搏和無私奉獻精神,一直有中央、國家、省、市和全國各地媒體大量報道。據不完全統計僅電視台報道總計在過百小時以上,報刊、雜誌、電台、網站的報道成千上萬,有的還專題、專版刊發。去年10月至今,還有國家的十多個新媒體仍然在刊發和連載,作為一個普通公職人員的楊劍昌,能長期得到那麼多的大量報道確屬罕見,引起了廣大人民群眾和社會的極大反響。
         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和市人力資源局的一些領導及少數人,鄭女等人,敢於騙老楊簽名,然後偽造假檔案,妄圖制致楊劍昌於死地,人民和社會是不會答應的,終將激發社會輿論的譴責。
       楊劍昌退休已近3年,他每天都堅持吃藥打針,病痛纏身,咬緊牙關,仍然不顧生命卻赤膽忠誠地為黨、為國、為民奮鬥着。上千家媒體從不同角度進行了深入採訪報道,不少人民群眾看後感動得流下眼淚。很多評論認為:老楊捨生忘死做出巨大貢獻,黨和國家,人民不會忘記老楊;也有許多人通過不同途徑,安慰老楊保重好身體。

十、老楊的辛酸讓百姓牽掛!

        楊劍昌四十年如一日敢當敢為不怕死的奮鬥精神讓百姓牽掛。許許多多的媒體人一談起對老楊進行過的採訪均深有感觸,關於楊劍昌幾十年如一日為黨、為國、為人民利益拋頭顱、灑熱血;為我國改革開放、創新發展捨生忘死,同那些違法、犯法、犯罪、甚至腐敗進行了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因此,老楊經常招惹並遭到極少數一些屁股不乾淨的官員及壞人的整、暗算、報復,但老楊從計較。所以,作為媒體人,為老楊的遭遇打抱不平及憤怒。
       楊劍昌如今的真實感言是:"我確實有不少難言之處。因為自己一生中的長期堅持,不顧身家性命與違法、犯法犯罪,腐敗進行了幾近是殘酷的鬥爭,因此屁股上不乾淨的官員把我視作眼中釘、內中刺;愛面子,喜歡做老好人的官員也不喜歡我。在深圳的四十年,事實是我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從未得到過任何官員的提拔。但還算是得到了一批中央、省、市領導以及廣大人民群眾,還有媒體朋友的厚愛與支持、幫助。我歷來認為:多為黨、為國、為民辦實事,辦好事就感到自豪、快樂、榮譽、幸福;同時我也認為,名同利值不了多少錢一斤,人生不帶來、死不帶走。人生在世沒有多長的光景,靠的是維護黨和國家及人民利益的信仰與靈魂,我才能夠活到今天。儘管如此,我還是有時會感到悲憤交加,有時也常生出欲哭無淚的悲憤。"

來源:中廣《民生網》
本網站所刊登的《大灣區報》上的新聞,版權歸《大灣區報》社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