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背景图
三處世遺,見證保加利亞人的信仰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8-10 18:02:44    文字:【】【】【
摘要:三處世遺,見證保加利亞人的信仰

       夜晚駕車穿越國境,其實並非好選擇。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雖早已加入歐盟,而且2019年宣布將加入申根區,但一直沒有正式落地。不同於早已無國界的申根國家,要想穿越羅保國境,必須經歷相當耗時的過關。
       即使是晚上,來往排隊的車輛仍然極多,好不容易輪到我們,保加利亞女警收取了我們的護照,一一對號入座。叫到兒子和女兒的名字時,她還給了個燦爛的笑臉。
       順利過關,車子駛入保加利亞。眼前是城鄉結合部的味道,沿公路而行,很快便抵達第一站——魯塞。
之所以要在魯塞住宿壹晚,除了時間問題,更因為我要前往伊凡諾沃巖洞教堂。保加利亞有三處與宗教有關的世界文化遺產,伊凡諾沃巖洞教堂是我要造訪的第一處,之後則是博亞納教堂和裏拉修道院。
      
伊凡諾沃巖洞教堂——深山裏的信仰奇跡
       伊凡諾沃巖洞教堂位於保加利亞東北部洛姆河流域的伊凡諾沃村一帶。早在12世紀,就有隱居修士開始在山巖間挖掘洞穴並建造教堂,然後以長廊與木拱將之連接。這個百年工程直到1396年才宣告完成,教堂中的壁畫保存至今。1979年,它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首批世界文化遺產名單。
       將車停在教堂景區大門口,沿著沙土路蜿蜒上山,就可以抵達巖洞教堂。工作人員不懂英語,只是讓我們沿路而行。上山的沙土路相當狹窄,兩側樹木和雜草茂密,雖有野趣,但怎麽看也不像景點的樣子。正懷疑是不是走錯了路,前面豁然開朗,藍天白雲之下,是沒有一絲現代痕跡的山谷。
       視線之內沒有高山,只有茂密樹林,滿眼綠色延伸至天際,間中有大片大片的巖壁。千百年來,直至今天,眼前這片綠都是人跡罕至之地。而我腳下的山崖,正是隱居修士們為了信仰而奮鬥之處。

當年修士們在密林中將自己吊上懸崖,然後開鑿教堂

       雖然一路沒有路牌指示,但道路只有一條,依山崖而建。在我們前面是一個歐洲旅行團,因為道路窄,只能一個挨一個排隊,我們便跟著亦步亦趨。
       之所以需要排隊,是因為巖洞教堂需要保護,一次最多只能十幾個人進入。蜿蜒小路是後來修建而成,當年隱居修士挖掘教堂時,必須要先以繩索攀上懸崖,可見艱辛。
       倡議興建巖洞教堂的是修士若阿香,後來成為保加利亞史上第一位天主教大主教。這也使得巖洞教堂的修建得到不少資助,但在那個時代的技術條件下,錢不是最重要的,毅力才是。

巖洞教堂內部

       在漫長的歲月裏,幾代修士攀上懸崖,用簡陋器具開鑿石壁、挖掘山洞、興建教堂。最後,他們在教堂裏繪制風景和人物壁畫,呈現基督教歷史和古希臘傳說。因為歷史進程,他們也采用了拜占庭式的構圖風格。
       如今的巖洞教堂,墻面和天花板在歲月滄桑中變得斑駁,許多壁畫變得殘缺不全,人像的五官變得模糊,但仍可見昔日精美。
      
博亞納教堂——索非亞王冠上的明珠
       與魯塞的巖洞教堂壹樣,距離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僅8公裏的博亞納教堂也位列1979年首批世界文化遺產。
       它位於維托沙山麓的博亞納村,始建於10世紀末。雖然教堂不大,但修建過程歷經幾個世紀,是保加利亞自13世紀以來唯一保存完整、體現保宮廷藝術特點的文物建築,也是保加利亞最古老的東正教教堂。
       維托沙山一向是索菲亞人非常熱衷的休閑所在,博亞納村則是索菲亞近郊著名的富人區,車子行過,沿途可見一棟棟紅瓦小樓錯落於路旁。博亞納教堂就位於村中一角,以壹人多高的圍墻圍成一個大院子,院內綠樹成蔭,一條蜿蜒小路伸向教堂。
       博亞納教堂其實由三座教堂組成,建造年代與風格各不相同,但卻形成一個整體。當年世界遺產委員會這樣評價它:“博亞納教堂由三座建築物組成。東側的教堂最初建於公元10世紀,後於公元13世紀初由卡洛揚大總督指揮擴建。卡洛揚大總督還決定在東側教堂旁再建一座雙層教堂。第二座教堂裏有繪於公元1259年的壁畫,這些藝術品使該世界遺產成為了最重要的中世紀繪畫收藏地之一。第三座教堂建於19世紀初,最終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教堂群。該遺產是最完整、保存最完好的建築之一,體現了東歐中世紀的藝術風格。”

博亞納教堂側面

       從外觀看,它平平無奇,外墻以陶瓷片裝飾。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當年的古保加利亞人和斯拉夫人戰勝拜占庭軍隊後,聯合建立了斯拉夫保加利王國,並在塞爾迪卡(索非亞舊稱)周圍修建要塞和城堡,博亞納教堂就位於要塞內。
       也正因此,博亞納教堂有著極其嚴密的防禦體系。它的大門很小,側面也只有一個僅容一人出入的小門,而且離地面數米高,需要拾階而上。
       相比外觀,內部才是精華。一次只準十人進入,而且不許拍照的教堂內部,有極其精美的壁畫,代表著當時最傑出的繪畫水平。
       最古老的東側教堂又名聖尼古拉小教堂,據說曾受地震破壞,墻體裂痕明顯,壁畫也破壞嚴重,存留不過小部分。有趣的是,這裏的壁畫其實分為內外兩層,外層壁畫與中間教堂的壁畫屬於同一時期,內層則被石膏所覆蓋,正因為墻體剝落,才重現人間。壁畫描述了保加利亞的誕生,在小小的圓形穹頂下顯得肅穆。
       最西側教堂並無壁畫展示,最著名的則是中間教堂,它由保加利亞第二王國時期的卡洛揚大總督於1250年下令修建,所以也稱卡洛揚教堂。它以色彩艷麗的壁畫而聞名,畫家名字並未留下,只知道大致於1259年繪成。
       在小小的教堂裏,有89幅畫作,240個人物形象,其中包括了《最後的晚餐》。這位無名畫家的可貴之處,在於並未一味描述宗教意味,而是以人文主義精神將現實生活的喜怒哀樂與生死一一呈現。也正因此,有學者甚至認為博亞納教堂的壁畫才是文藝復興的先驅,比意大利早了一個世紀。
       唯一遺憾是教堂內部不允許拍照,只能將精美壁畫留在記憶中。但為了保護古跡,不但不拍照是必須遵守的規定,工作人員還會提前告訴妳盡量不要交談,以免呼吸時的濕氣侵蝕壁畫。
       如今能走進博亞納教堂參觀實屬不易,2006年底,它才正式對遊客開放,距今不過十余年時間。在那之前,它經歷了半個世紀的關閉和修復。早在1954年,博亞納教堂停止宗教活動,保加利亞政府開始嘗試修復建築和受損壁畫。但由於資金問題和修復方式的分歧,工程一度停頓。直至2006年,在一個私人基金會的幫助下,工程才得以繼續並在當年完成。
       近代以來命運坎坷的保加利亞,一直在分歧中跌宕,博亞納教堂的命運仿佛縮影,所幸壹切都已過去。
       裏拉修道院——保加利亞人的精神堡壘
       在保加利亞的三處宗教世遺中,裏拉修道院入選最晚,1983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不過,相比伊凡諾沃巖洞教堂和博亞納教堂,它的名氣也最大。
       從直線距離來說,裏拉修道院距離索菲亞不過60多公裏,但除了最初一段高速外,後半程都是不見天日的盤山路,道路兩旁有無盡山谷與原野,到了盤山公路後更是可見一條條岔道,通往一間間旅館或餐廳。
       車子沿路而行,海拔也漸漸升高,一座城堡般的建築依溪水而建,正是我們的目的地。
       裏拉修道院是保加利亞乃至巴爾幹半島最大的修道院,始建於公元10世紀。當年,一個名叫約翰的年輕人一頭紮進沒有人跡的裏拉山,開始隱居生活。在山中,他與追隨者開始修建修道院。約翰去世後,被東正教封為聖徒,也就是保加利
       亞歷史上第一個聖徒——聖約翰,他所居住的地方和墳墓都因此成為聖地。19世紀初,修道院毀於火災,於1834年至1862年間重建,也就是我們如今見到的裏拉修道院。它有著濃郁的保加利亞文藝復興時期風格,呈現了斯拉夫文化認同感的覺醒,也因此被視為保加利亞人的精神堡壘。

墻身壁畫

       從拱門走進修道院,便可一覽其格局。它擁有11座不同時期的教堂、20棟建於14世紀—19世紀的住宅樓、防禦塔和一棟半圓形的四層建築組成。這棟半圓形的四層建築多少充當了圍墻作用,與溪流和山谷一起包裹著修道院內院。白墻拱窗的墻身上有條紋裝飾,拱廊幽深,可惜不能上樓。

防禦塔是裏拉修道院裏最古老的建築

       這座建築共有三百多個房間,加上那20棟住宅樓,鼎盛時期曾容納過萬名修道士。不過如今,因為文化遺產保護等原因,修道士只剩不到十人。
       1335年興建的防禦塔是裏拉修道院現存最古老的建築,二十多米高的塔身分五層,紅磚與石頭交雜砌成。二層至三層的外墻立面,有精美的壁畫裝飾。
       最搶眼的建築當然是位於修道院中央的聖母升天大教堂,它內部有三個精美穹頂,惜乎不可拍照。外部柱廊環繞,布滿壁畫,也是遊客最愛流連之處。這些覆蓋墻身與天花板的壁畫,形成了色彩的奇妙搭配,記錄了各種宗教故事,也記錄著一代代保加利亞人的虔誠。

聖母升天大教堂拱廊

       若將探訪修道院當成來到裏拉山的唯一目的,顯然並不足夠。即使妳不是徒步愛好者,不願去一覽裏拉七湖的奇絕之美,也應該在返程時找一家山谷間的餐廳吃個飯。這些盤山路旁附屬於旅館的餐廳,普遍有著極美的景致。坐在溪流邊,聽著流水潺潺聲,吃一頓地道的保加利亞菜,或許會更明白當年聖約翰隱居的意義。
來源:澎湃新聞

本網站所刊登的《大灣區報》上的新聞,版權歸《大灣區報》社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